؏؏ᖗ励志的柠r؏ᖘ؏

这里柠r,音游圈+绿蓝坑+厨削除V.K克,另喜欢xi feryquitous junk。同人文一点点同人图(其实也没怎么画),世界观曲拟。
扩列见置顶。

The moment

新年贺文

2847的短小篇幅

使用说明:
1.作者很久没写文了,卒于学习
2.是cp,曲师同人性质,雷者出门右转谢谢配合
3.xi x sakuzyo
3.不知道但是总会有ooc的可能
4.可能逻辑不通顺语病一堆你们体谅一下我我真的只能死这里了x
5.作者第一次尝试全篇第一人称,也就是sakuzyo侧
6.暖个tag
7.也许意识流
8.新年快乐

+++++++++++

前一刻与后一刻之间的那一瞬--我位于绝望与期待之间。

---------



我坐在一个地方--充满了某种说不明意义的生机,却又满是空虚与绝望。

时针走动着。

世界是空白一片。

只有钟还运转着,才让我依稀能够感到时间的流逝。

浑然不知的,是你消散在空气中的,那残存的温度。我望向尖端的位置,那划过的轨迹是死板的,无情的。
我想留住什么,又漠然接受替代它的,与之相反的对立的事物。
只有这些变化,才能让我感知我的存在。


可,你的存在,又能有谁与之联系?

我并不知晓你的去向。

从来都无法通过视觉与现有感官去探索完全这个世界,就连似乎能够到达深远世界的意识也只是局限在了距离这个世界轮廓边缘有一定距离的地方,在此处描摹与体现着,此刻我不知经历了多少次,便又收回了思绪。
乞求着,盼望着,淡漠着,望着,心绞痛着,我几近窒息--在崩溃与平缓间的夹缝中奄奄一息。却不顾这一切所伴随的附带感知,那都大概不怎么重要了。只是,空白中,总会有你的到来吧。
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为什么如此在意起你......

是过于落寂的缘由吗......



唯有长长的指针在空气中摇摆着,在地上落下忽暗忽淡的影子,带走了我的思绪。

迷茫的,向来本无秩序的冷硬世界,我们大概是相互依存着在这个世界跌打滚爬摸索着。所以,这大概就能解释我为什么那么在意“存在”了。







我还记得遥远的那天,你最后一次和我对话。

“在我以一种新的方式与思维去改变这个世界的时候,将是这个世界万象更新的那一刻。”

当时的你,是这么说的。

我曾经问过你你这么做大约消耗多久时间。

“不知道,可能会很久。”

“你会在那时刻到来的时候,去往何处?”

“可能会不存在吧,因为没有什么能够第一时间,感到一个个体的存亡讯息,它的波澜。”

我看着站在我身边的你,这一刻你在我的身边。而我无法想象我无法感知你的存在时,我的世界和你的世界会怎么样,这个世界又会怎么样。你仍旧是轻松的语调,依旧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是很重要而调侃我才是你最感兴趣的事情,这样的说话方式,新的时刻来临时,大概会随着世界的改变而改变吧。

我不知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只是看见这样的你,我的心底仿佛有什么被翻涌而起,下一秒又沉寂下去,只有余涟久久回荡着。

“所以呢?”


“在新的瞬间来临,世界被改变时,就是我回来的时候,”你道出了不经意间成为我未来每一天所揣摩的语句,“就在那一刻我会过来找你。”

“......不能食言。”

“不会迟到的,我的小少爷。”

“以后把这个称号改掉......”










下一刻,那指针划向我所注视的数字。
我不知道你在哪,你是否还存在着。

印象中,我还记得你最后被覆没入空白的背影。被吞噬了的,你的身躯,你的痕迹,你的笑颜,你的存在,你的一切。

也许会有你的事,人取代你,取代你我的羁绊。很久未能捕获你的讯息,影子。
即将无法思考。

意识不再集中于身上,全部,尽数聚焦于那审判的数字间。
愿你还在,那一刻后,新的你我将会诞生,这世界将会焕然一新。
但崭新的那一刻到来时,因也没有事先准确的预判,我充满了恐慌,似乎又是因屈服于时间这样的无力,我看上去平静无波澜。

--永远也无法见到了。

在无法捕捉的领域,未知的你,将诞生。
颤动着,摇晃着,朦胧之中坠落不定的光点,闪动着。
我的视线散乱,模糊。

罢了,你我,没有什么新的交集。

没有什么关系。





那一刻真的到来了。







你还在哪里,做着什么事情,是否还记起你对我说的话?


现在,要做好自己去摸索道路的准备了。

“嗒---”

空白凝固了。

某处,某面,某点,

它缓缓蓄力,安静地在所触及不到的地方徘徊着,氤氲了世界的边缘。
似乎也有什么天生就存在的物质在压迫着它的诞生,亦或是释放。

与凝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却无法去注意这两者之间的悬殊。

下一秒,

那天性的物质像没有存在过一般,无法考究的它的存在。

取而代之的是那翻涌。

它宁静无声,

冲破了常态。

一切涌动而起,取代了虚无中那冰冷的固态,温暖的光,弥补了某种空缺。

扩散着,

占据着,

冲撞着残余,

再释放掉,所有遗留的,

全部都,



显现。






那一刻,



逐渐温暖的,我的身躯。

流动。

与滚动而起的思绪,意识。碰撞,摩擦,交汇,融合,新的事物诞生了。



我所不了解的,这个世界的新形式,你付出了什么,现在换回了什么,你变成什么了。

「过去的你,现在的你,未来的你。
再也不见。」




温凉的空气中,我轻不可察地深深呼吸,气息消散在媒介中又像是久久依恋于这新的环境无法逝去。
正,反,合。
若能在某个时刻遇见你,不知你将以什么形态出现在我面前。

反正,没什么好期待的了。

总之,我们都迷失在了世界里。


似乎有什么东西挡住了我所窥探的光芒。

我抬起头来,浅浅的灰度与剪影落在那人碎发与脸庞间。
仿佛,他一直凝望着我。
不知何时,那个人已经站在我面前。他俯下身接近着,双手揽紧失神的我--是那熟悉许久未见的温柔笑意。我的一切落入你的眼中,牢牢锁住无法离开。




不经意间,

你重新牵起了我与你间的联系。











“---小少爷,我好像迟到了。”








看起来,你想接下去说的话是“但愿还来得及。”

嗯,

还不晚。

++++++

新的一刻,包括未来,包括现在,想要祝你快乐。

------
柠r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写这篇文。上元旦当天早自习的时候听了很多an的曲子,好吧这就是根源所在了。
最近听Negafragment好多次了,里面的一瞬和重生很让我震撼,其实自习课本来只是想意识流描写一瞬感知这个世界所干预的存在,结果后来突然想写xs,后来想起最近是新年......
对,新的一年,代表新的世界,然后跨年的那一刻是一瞬间,你无法感知你所关心的那个人究竟是否存在着,在做什么......
在跨年的那一瞬间最希望的就是感知着关心的人的存在和自己存在的联系,然后我就写这篇...
对如您们所见,xi为了不让他和削除迷失在这个世界中,就去别的未知领域去寻求如何能够让这个世界清晰与温暖美好的方法。然而这肯定是要换出什么东西的,比如存在或者是记忆之类。然后削除和xi本来是在一块的其实都很在意对方的存在,新世界开启的那一瞬间更希望能够共同去见证和实现什么的。
然后我受前一个作品影响力太深就还是写了两个人的约定什么的,因为这样更容易发糖什么的(xxx)
果然一瞬什么的还是没有写出来
那样的感觉,太久太久没写文了,你们就当无脑莫名发糖吧。
应的背景是,xi两年不出专现在终于回归出专,2019即将到来,削除去开发新的方式与思维去打开新的世界,我的A+F完成后两三个月的年末最后一篇文,哲学启蒙后又打算重申许多简单问题,很久没写文了,这个tag冷很久了来暖暖......
我不负责的称它是新年贺文。
别问我为什么我用adp5专辑曲名命名。
可能还离我想表达的效果差一些,因为这事一个小时左右的产物,质量不知如何。当初脑补的不知道到不到位。
于是祝大家2019,新的一年打开新的世界,新年快乐。

评论(6)

热度(10)